北京匡时2016夏拍推出恭王府溥儒作品

2017-09-28 15:58:09         来源:   


溥心畬先生像

  今天恰好是溥心畬先生诞辰的120周年,在近现代画坛之中,虽以画闻名,却不愿承认自己是画家的人,他大概是唯一 一个。天潢贵胄的显赫出身与南张北溥”的画坛盛名,使得我们总是对这个旧日皇孙而津津乐道,人们都喜爱讲他的俊逸空灵与超然世外。关于他的身世,关于他的书画,关于他渡海前后的故事,总为世人探究不绝。

  一百二十年前从恭亲王府传出的第一声啼哭开始,这个诞生即被蒙赐“头品顶戴”孩童,便开始自己不同寻常的一生。只是身处于渐进末路王朝之中,坎坷沉浮的命运也早已注定。

  在晚晴三大“铁帽子”王中,恭王府的地位可谓万人之上。溥心畬成长在万千呵护的王府之中,自幼便展现出自己过人的灵动,其五岁拜见慈禧太后之时被其夸赞:“本朝灵气都钟于此童。”

  溥心畬六岁之时,拜文宛平名士陈应策,为启蒙老师,开始读书习字。十岁时又随父母前往西山戒台寺居住,并开始学骑马、射箭、习满文、英文、数学等。

  在戒台寺小住的日子里,溥心畬也度过了自己一段非常快乐的童年时光,骑马与放鸢的游戏可以称得上是他儿时的最爱。在成年之后极爱以这两项题材作诗句入画,表达自己的心情志趣。

  龙马知从月房来,风沙漠漠九边开。

  奚官玉勒应难控,不使人闲羁骏才。

  鸢飞岂不高,冥冥竟何迟。

  南冥非秦水,伊人劳所思。

  —— 溥儒《御马》《放鸢》诗两首

  骑马,对于少数民族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满族以骑射入关,马背便是孩童的摇篮,等到小孩子能够坐起来那天,便学会了骑马,也象征着部族中多了一个男子。


溥儒 古木秋山 纸本立轴 128×43.5cm 匡时2016年夏拍

  光绪二十四年,溥儒祖父恭亲王病逝。其奉诏入宫谒见君王,光绪帝赐与金帛,并对其谕曰:“汝名为儒,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这句话对溥儒影响很大,一生念念不忘。

  溥心畬十五岁时入胄法政学堂学习,后并入清河大学读书,开始接触西洋文物,始有中兴清廷之志。

  随着辛亥革命的爆发,袁世凯派兵派兵夜围戟门,威逼清帝退位。宗室惶恐,十七岁的溥心畬岁母亲项太夫人(图中轿子应为女眷),举家迁往阔别多年的西山戒台寺居住,开始由项太夫人亲授其读书习字。


溥儒 荷塘翠羽 纸本镜心 26.5×53cm 匡时2016年夏拍

  在“西山十年”之间,溥心畬潜心读书,并逐渐将自己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绘画上。对于家中所藏数卷的唐宋名画古迹的锐意揣摩,加之在西山的清幽光景,早晚观山川晦明变化,并以书法用笔参之,日久有所感悟,画艺渐成。

  二十年来目睹洪宪帝制,张勋复辟,军阀混战,满洲新立等诸多事迹之后,原本有着济世之情的溥心畬也逐渐心灰意冷。图中射猎之物似乎是一块顽石,不知是否溥心畬现在以“李广射石”的典故,隐寓自己无处抒发的才情。

  在画面的最后,溥心畬独自行走在西山之中,此时这位郁郁寡欢的“逸士”岣嵝而落寞,完全不同于皇城饮马时的意气风发。尽管“南张北溥”已经名满全国,但是这位旧日王孙却始终不愿以“鬻画为生”的处境,来面对他的列祖列宗。


溥儒 祝寿三帧 纸本镜心 中堂:68×42cm 对联:64.5×15.5cm×2 

  拍卖信息

  北京匡时2016夏季拍卖会

  预展:9月21-22日

  拍卖:9月23-24日

  地点:北京昆仑饭店(朝阳区新源南路2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