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场对拍卖市场的重要性

2017-09-28 14:45:20         来源:   

培根《弗洛伊德肖像画习作》三联画在纽约佳士得夜场拍出1.42亿美元

  近期,佳士得与苏富比(微博)接连在伦敦开拍,晚拍成绩斐然。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总成交额高达1亿1,800万英镑,而佳士得战后及当代晚拍也逾8亿收槌。可见晚拍的市场比重与影响力之大。

  “夜场”的来历

  不论地点是在伦敦还是纽约,拍卖行对于他们的客户其实只有一种态度:打动尽可能多的人对拍卖行所展示出来的拍品的强烈占有欲望,而“夜场拍卖”概念的出现,显然是在将这种欲望推到极致。

  “夜场”即“夜场拍卖”(evening sale),起源于英国,是对艺术领域中最稀缺、最珍贵的艺术大师代表作的社会再分配。主要特征是拍卖在夜间进行,拍品主要是已故大师的作品和已有历史定论的作品。不过发展到今日,夜场拍卖的标准已经放宽,许多在世的艺术家也已经凭借着他们的良好市场效应登上了夜场拍卖的舞台。夜场拍卖是一个创造世界纪录的舞台,许多世界著名的油画,如梵高的《向日葵》、毕加索的《拿烟斗的男孩》都是在夜场拍卖拍出的。

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拍卖现场

  萨拉·桑顿在书中这样描述纽约佳士得夜场拍卖的情形:

  拍卖会容纳了1000人,而一个人的位子被安排在哪里代表他的地位与尊严……拍卖会有站席、有很糟糕的位子、有好位子,也有非常好的位子,而靠近走道的位子,是最好的位子。出售阔绰的大收藏家会坐在前面稍微靠右的地方,卖主当然就坐在楼上的私人包厢。整个过程就是一种仪式。除了少数例外,今天每个人的席位跟上一季几乎完全一样。

  另一位专攻艺术市场的法国女记者朱迪特·本哈姆-于埃(Judith Benhamou-Huet)写道:

  一般都是在黄昏时候开始……事实上,这是一场真正的演出,但是一场高品位的演出。女人们都精心打扮,衣着华丽,男子们几乎都是西装革履,拍卖方的人员则是身着礼服。记者们站在大厅的一角。一块板上标明金钱数量的上涨,而且是各种外币都有,表明这一事件绝对是国际性的。

  ……就在拍卖开始之前,总有一个小女明星穿着艳丽的服装,穿过公众席。整个氛围与法国的戛纳电影节差不多。

  在海外“夜场”人声鼎沸同时,这一项成功措举也被引入了中国的拍卖市场。其始作俑者是香港佳士得,2006年3月纽约苏富比推出中国当代艺术专场让当代艺术成为中国艺术市场的热点,佳士得为抗衡其对手苏富比,此后就在香港开设了针对亚洲现当代艺术的夜场拍卖。而在2007年春季拍卖中,中国内地首次推出了夜场拍卖,即由北京保利春季大拍推出的现当代油画拍卖夜场。专场推出的作品数量并不多,但可谓是被学术和市场双重认可的、具备美术馆收藏级别标准的高端拍品,“夜场”定位于推出艺术领域中最稀缺、最珍贵的艺术作品,因此被认为是艺术品的高端拍卖会。

2016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夜场

  中国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部艺术总监常天鹄先生表示拍卖“夜场拍卖”的拍品,其最低标准为:代表艺术家的代表性作品,且价格不低于100万元人民币。他还指出,不同的拍卖方式是为了适应不同的市场条件而出现的,“夜场拍卖”也不例外。一般来讲,与它相对应的两个条件分别是:市场高端作品的出现频率达到10%以上、成交频率达到90%以上;高端作品和一般作品同场出现时已经影响到高端作品的最佳成交状态。

  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表示“我们刚开始也想完全把国外的模式搬过来,要穿礼服,在现场喝红酒、抽雪茄。后来发现不太可能实现,就没再在形式上强求了。”不过在拍卖收益方面,国内外的夜场拍卖并无二致。

  随着保利夜场的大获成功,中国嘉德、北京匡时、北京瀚海等各大拍卖行都分别开设了自己的特色夜场,特别是中国嘉德的“大观”夜场,近年来已经发展成为国内口碑最佳的夜场拍卖。现在,夜场拍卖已经成为国内拍卖行最重视的单元,无论是成交率还是成交金额,都是拍卖行成功的保证,可以说,现在国内拍卖行夜场拍卖的状况代表了拍卖行整体发展的状况。

中国嘉德的“大观”夜场

  “夜场”那些过亿拍品

  讲完了“夜场”的来历,我们来看看近两年都有哪些作品在“夜场”中产生。在此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份数据。

  这是2015-2016年间所有过亿拍品,这其中还包含了瓷器、珠宝,总共34件,夜场拍出的有19件。我们再去除瓷器、珠宝来看,共27件中仅有8件不是夜场拍出,可见夜场比特色专场还要受欢迎。

  单看夜场过亿拍品,总的19件中,有6件是由佳士得纽约的《画家与缪思:20世纪艺术家晚间特拍》拍出,北京保利和嘉德均有5件,匡时2件,上海嘉禾1件。

  再来对比2015和2016年的夜拍情况。2015年有11件过亿拍品,2016年则有减少,为8件。其中4件出自北京保利,2件出自恰逢十周年庆的匡时,还有2件出自嘉德。

  从专场划分来看,排除佳士得纽约的《画家与缪思:20世纪艺术家晚间特拍》,国内主要是书画板块的夜场。亿元拍品中古代书画占了4件,近现代有9件。9件中,保利和嘉德均为4件,匡时则是贡献了2件古代书画。

  在这一项亿元拍品的比较中,纽约佳士得、北京保利和中国嘉德都相差不下,但唯独缺少了苏富比的身影。

  国内“夜场”份额占比

  不过我们结合国内四大拍行的成交额占比和成交率来看,苏富比却是表现优异。以下图表罗列了2015-2016年间春秋拍四大拍行主要夜场,及其成交成绩。从图表中看,苏富比虽场次不多,但每场的成交额都要占到该季拍卖总成交额的四分之一之多,且夜场成交率也都高于总体成交率;而佳士得虽是首家引入“晚拍”模式的拍卖行,情况却不容乐观,2015年“夜场”成交率还高于总成交率,但2016年直线掉落,比总成交率还低,尤其是2016秋季,“夜场”成交额只有17亿,比苏富比少了33亿之多,这是佳士得需要反思的;再说嘉德,和佳士得一样,2016年相比2015年成交率明显不及,但成交额上却有所上升;最后是国营背景的保利,场次虽多,但“夜场”品质是值得赞扬的,可以看到每场成交率都要高于总体成交率,且2016年秋季夜场的总成交额高达17.29亿,是该季拍卖份额的一半之多。

  从份额上看,四大拍行间“苏富比”与“保利”的晚拍无疑是最成功的,不仅是“夜场”成交额的逐年提升,成交率上的保证也是一颗“定心丸”。苏富比提倡“稳扎稳打”,而保利则是采取“数量”与“品质”的双保证。这就回归到“夜场”最初设定的意义。

  在整理数据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嘉德”和“保利”的“夜场”数量。就大家看到表格中的场次就高于了两家海外背景拍行,且还没加许多分专场。(这就是国人的素养,不仅吸取了,还要做到极致,你可以说是“利欲熏心”也能说是很“勤劳”)

  关于“夜场”的冷思考

  在一系列大数据分析后,我们再来冷静的回看“夜场”。2016年与2015年相比,“夜场”的热度明显退却,不仅过亿拍品正在减少,佳士得和嘉德“夜场”成交额和成交率都有所下降。在“夜场”拍卖地位显著地今天,各大拍卖行都深知“晚拍”对于整个拍卖成绩的影响,如何吸引买家的目光,改善“夜场”的格局变成了各大拍行间的博弈。

  作为首家引进“晚拍”模式的拍卖行,佳士得在“夜场”之外开设“日拍”,其“日拍”表现也颇为可观。2015年春拍“夜场”成交率高达84.04%,而同场日间拍卖的成交率为77.10%和71.63%,但是仅仅一年时间,2016秋拍“夜场”成交率已跌至71.70%,而同场日间拍卖的成交率为77.01%和76.98%。比较而言“夜场”成交率降低了12.34%,但是日间拍卖没有很大起伏,较为稳定。并且“夜场”成交金额大幅度下降,而“日拍”成交金额只是略有下调。

  除了佳士得的改变,其他三家拍行也是各种尝试。保利在已有的晚拍专场外,新增了“仰之弥高”夜拍专场;苏富比则是请到了明星TOP助力;嘉德也曾增设过几场夜拍专场,但效果甚微,2016年仍回归到三个主场。

  为了吸引买家,拍卖行不断改善夜场格局,专业化、特色化、精品化,提升自身实力整合市场。反言之,“夜场”的格局改变也反映出了藏家鉴赏水平的提高,精品意识的增强。

  结语

  过去夜场拍卖多为高价位、大尺幅,现在则更多是生货、精品。如今夜场已经逐渐成为品牌拍卖,精品拍卖的代名词。我们能看到这些生货、精品尽管价格昂贵,仍被藏家争夺。再联系此前艺术市场不断探底的情况,足以说明市场从来不缺钱,缺的是精品本身。而拍卖行要做的就是集中精品,把夜场办得有声有色。

相关阅读